我经常在夜晚路过中餐馆的时候,心想着怎么有人这么不怕苦。 他们在晚上十一点还大敞着门,煎炸煮炖,洗洗涮涮,一对小夫妻忙活着七八个人要做的事,让旁边数家九点就打烊的当地餐厅显得冷清,而想必第二天他们又要顶着日出,去买菜上货,切菜备肉,招呼顾客,算账关门…三百六十五天,生活就是这样重复着每日16个小时的辛苦。 在新西兰,中餐馆大概是最辛苦的营生。 做穷学生的那两年,我在很多中餐馆打过工,老板通常都是移民了几十年的人,个个是精明能干的角色,常年驻扎店内,一切需亲自把关,从早上九点,到晚上十一点,必定第一个出现最后一个离开…

2017年04月25日 0条评论 4点热度 0人点赞 阅读全文